首页 艺术简介 艺术动态 艺术资讯 作品展示 生活集 吾艺首页
郑晓华艺术网 > 艺术资讯 > “经典”的精神——放出自己的“鹰”
“经典”的精神——放出自己的“鹰”

“经典”的精神——放出自己的“鹰”

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 郑晓华

德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黑塞曾经说:“每一个作家都应该放出自己的鹰”。意谓一个作家,应该以自己的独到的创造,使自己在世界文学史上获得无可争议的地位。黑塞是德语文学的经典作家,他的话虽是针对文学而说的,但是我以为它反映了艺术创作的普遍性。用之于我们古老而年轻的书法,亦未为不可。

在中国历史上,以“书家”称者,何啻成千上万。但能冠以“经典书家”或“经典之作”者,应该说并不是很多。从远古不知名书家,到二十世纪繁纷复杂的诸多流派,能在历史上卓然独立、开一代之风者,我想至多不过数十家而已。因为所谓“经典”,不是“旅进旅退”的随波逐流者,也不是“欧骨赵面”、“苏肥董瘦”的排挡“拼烩”者,它应该是“探文墨之妙有,索万物之元精”(张怀瓘语),建立在书家对书法艺术的本质及语言的独特理解上的独特创造。用黑塞的话来说,就是在自己的作品中“放出自己的鹰”。

这里就涉及到一个艺术学习和创作都不可回避的理论命题——如何对待传统、经典。

“经典”之所以能成为经典,我以为关键在于其对于书法本质精神的独特把握和阐释(包括文化的和形式的)。所以完全抛开中国书法经典,背弃中国书法所负载的民族文化精神,完全以一种异域文化的精神作向导去探索、创造,我想很可能会因为其与本民族文化的过大距离而导致其在本土文化体系中的孤立。它们也许会成为一个时代的探索精神的标本,但能否融入这个时代,前景难卜。中国美术界的“前卫艺术家”已经成为“很孤独”的一群,也许这里不乏“预警”意义。

与此相对应的另一种极端是:完全向古人看齐,将经典的意义绝对化,完全“照抄”古人,在“抄袭”中营求个人发展。我想这是一条远比前者稳健的路,深入进去必有收获;但它也是有局限的——中国书法史上“经典”的“转译”或“翻版”已有很多,它们也许能给人带来一时之誉,但长远地看,多半会被历史遗忘。而对于一个时代来说,它最需要的,是能够代表其发展水平、在历史上能戳得住的、具有“经典”意义的书家。

因此当我们回视过去、展望未来的时候,理性地认识“经典”的意义,深刻地领会“经典”的精神,我以为是必要的。我喜欢《毛公鼎》、《散氏盘》、《乙瑛碑》、《石门颂》、《张迁碑》,也喜欢钟繇、王羲之、欧阳询、禇遂良、颜真卿……因为在这些书家(或作品)中,充满了我们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创造精神。他(它)们都基于相同的平面造型元素——形、线、空间分割等,但大跨度地、富有时代感地展示了书法艺术的多彩多姿的美。我想这是书法艺术与我们民族精神的一个衔接点,也是我们学习经典时所应该注意的。

 

标签:

copyright 2010-2017 吾艺传媒 京公安网备110107000818号 京ICP备15014353号

网站运营团队:北京达容艺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