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艺术简介 艺术动态 艺术资讯 作品展示 生活集 吾艺首页
李翔艺术网 > 艺术资讯 > 境由心生——李翔和他的绘画艺术
境由心生——李翔和他的绘画艺术

境由心生——李翔和他的绘画艺术

 

近几年来,军旅画家群体日趋成熟,且呈蒸蒸日上之势,一大批优秀画家的精品力作频频在全国各类美术大展中入选或获奖,成为当代画坛一支倍受瞩目的生力军,其中刘大国起到了领头雁作用,而负责协调、组织工作的总政文艺局干事李翔更是功不可没,于其中四处奔波,大力鼓呼,并以其熟语的人物造型和俊逸写意的画风为社会所推重。

 

人物画在中国画中的地位向来很高,其发展的高峰时期曾经出现过象顾恺之和吴道子这样杰出的画家。然自元以降,人物画日渐式微,除了陈洪绶等屈指可数者外,便很难再觅见真正的重量级人物。“五四”之后,各行各业百废俱兴,一大批有志于中国人物画之士开始了艺术上的艰跋涉,涌现出徐悲鸿、蒋兆和、叶浅予、黄胄等名家,将当代人 物画的发展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峰,而中青年一代画家也是迅速崛起,要想在人才济济的人物画坛上出线,实不是件容易之事。而李翔近年来的艺术实践和成就,其成功本身便具有了代表性和广泛的启发意义。

 

李翔出生开齐鲁大地,那里自古文风昌盛,民风殷实,肥沃的土地赋予了人们坚强的品格和淳朴性情。其祖父、父亲不但精通中医,且善写受画,这无疑对童年的李翔具有启蒙幼时起便将画画当成大事,在昏暗的油灯下描绘着幸福的蓝图。当他踏入军营,进入解放军艺术学院后,童年的梦想变成了现实,特别是在首都良好的文化氛围熏陶中,在各家耳濡目染下,受益良多,于是立志走专业创作之路。

 

与传统的以临摹入手的人物画学习方法不同,美术院专业训练直面对象进行细致入微的研究、分析,素描、静态课堂写生和速写的交替进行使李翔获得了比较谨慎的人物造型能力,也同时开成了他对人物画的创作观念。人物画是表现人的“艺术”,作品必须是“艺术”化了的人,人物画离开对人的研究、表达,也就无从讨论人物画的发展与创新。为此,李翔进行了长期的观察和收集素材工作之中,车站、码头、军港都留下了他辛勤的足迹,十几年来,他的写生稿竟达上万张之多,在这种近乎照相的摄取中,使他练就了一双以现美、捕捉美、表现美的锐眼快手,从而为艺术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应当说在军艺的学习,是李翔人物画艺术走向成熟的第一个转折点。著名画家刘大为笔下严谨的造型、精湛的笔墨技巧及独具一格的画风,都给李翔以诸多的启迪,此间,他又得到卢沉、姚有多、刘文西等名师的指教,获益匪浅。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李翔在创作之余进行了理性而审慎的思考,苦苦寻找属于自己艺术语言的突破口,他从历代大师最简单的线条、章法等入手,一遍遍地进行技法剖析,对传统经典进行法式予以梳理和整合,并从中体味情感、秉赋、性格等与各类笔墨程式之间的内在因缘。清代的陈老莲首先跃入他的视野,陈洪绶那种高度装饰化的衣折线描、高度夸张的人物造型和展示人物丰富内内心世界的神情,深深打动了李翔内心深处的艺术神经,而后,他又将眼光投向任伯年,继而追溯、研究历代人物画风。由此,他开始了自我风格的构建和追求,反复探索多种表现手法,勇敢地突破传统的程式化的“位置经营”,根据画现需要,用水墨铺排叠加,反复皴染。他深深 懂得,只有多方借鉴,并积极消化,为我所用,新的创造才有深度。他是一位既善于动手,又善于动脑、动心的画家,他还积极地学习艺术史和关注美术理论,这又使他的作品中具有了某些理性色彩。

 

近年来,李翔的人物画创作他为两部分。一部分为表现军队题材的主题性绘画,一部分为表现古文人雅士小品人物画,且皆各具特色。

 

历来认为,主题性创作都具有极大的情节叙述性特点,创作难度较大,而李翔却机敏地以意 绪感染力取代情节与叙述性,从而使作品凝重而大气。如其曾获全国第八届美展优秀奖的《红色乐章》,作品采用油画的构成、版画式的情绪吹奏军乐的战士形象,虽是一个横断面,但具有雕塑般的厚重感,尤其是大面积殷红调子的运用,突出了凝重、浑厚的阳刚之美。

 

李翔是一位军队画家,军事题材理所当然地成为他创作的主要着力点,近年来,他曾先后创作了大量反映军事题材的作品,从执勤训练到边防巡逻,从战地生活到哨卡风情,从官兵风彩到军民团结,都在他的作品中得到精彩而生动的表现。如《壮士行》、《路漫漫》、《正月正》等作品,以宏大的场景构图,坚实的造型,钢铁般的士兵群体和排山倒海的气势,构成了一种强大的、无坚不可摧的力量,再现了我军英雄形象。李翔在选择生命主题的意绪同时,又特别注意选择形、线、色、节奏、韵律及其相谐的美感,强调整体性和内涵的丰富。事实上,在这类作品中,他的表现重点,已不再是落在对人物性格或神态的刻划和描写方面,而是更多地关注于绘画表现的形式语言本身并且赋予它更多的时代气 与特征。

 

李翔的小品画,多以古代禅师、骑者、路人、雅士、村妇等为主,禅意十足,给人的印象是空灵、平和、宁静,意境高古而浪漫,无论从作品的体裁、构思、章法、意境诸方面均能多方采纳古人神韵,呈现简约、松灵风格。求简约,用墨用线简之又简,尽量减弱色块对比,结构追求单纯;求松灵作画信手而出,似不经心,实则在意,雕琢处不失空灵,随意处宛若神助。如《山河大地是如来》,在海上突兀山石一角,禅者面西而坐,闭目心语,身下碧波涟涟,背后巨石嶙峋,将人物心如木石,坐断乾坤的神情表现的淋漓尽致。而《清凉世界》、《板桥行吟》,画面或以山石、或以梅林占大部分画面,而置人物于次要位置,人物深思百般,把宁静与和谐表现得贴切而自然,反映出作者理想化的境界。《怀素禅师》、《气傲图》等,画面轻松体现在一点一线、一染一擦、一薄一厚的技巧中,明丽不张扬,清新而淡雅,传递出休闲与自由自在的趣味,使作品的立意与技巧有机融为一体。

 

李翔的小品集不愠不火,无脂无媚,摒弃浪漫和国薄,远离张狂和浮躁,更多的是画中流露出的浓浓的文人气息,空灵清朗,平淡天真,使他的画看起来松灵通达,有一种骨子里孤高清逸而非表面上的空旷和凄婉。在他的画中,一般意义上的标识等方面的干扰被降低至极至,他只是用极通俗的题材来作为艺术的载体,通过一种“静”、“虚”的精神境界,将单纯化成了一种绘画的气象表现出来,在营造古人诗境的笔墨中洋溢着传统文化的悠长情韵,而其实又是在相当范围内印证了当代人的精神心态。尤为难得的是,他所赖与观众沟通的,是画面中洋溢着一种清雅的自然韵致,一种较高的艺术品位,还有作者一份纯真的审美情怀。

 

李翔被称为军旅画家中最繁忙的人,每天有接不完的电话,处理不完的事,全军的一切与书画有关的活动皆由他来协调组织,他的画只能在每天午夜进行,故严重睡眠不足,清瘦可人,为心爱的绘 画艺术消瘦到这般模样。

 

他时常挤时间到解放军艺术学院去听李存葆谈文学、谈社会、谈人生,去感悟绘画之外的东西。作家李存葆也非常喜欢这个执著、谦逊且极有才华的青年画家,于是清茶一杯,促膝而座,婉婉道来,上至历史掌故,下至村野趣闻,引经据典,妙趣横生,由于作家对画坛非常观注,也多变自己对中国画的发展趋势、流派走向等的感受,而这些都使李翔大有启迪。

 

作为一位已经成绩斐然的青年画家,李翔近年来作品愈显成熟,也愈显分量,但他从 未满足过已经取得的成就,而对来自身外的名利淡然处之。他变为,自己尚不过早形成风格,有此东西所需长期的感悟,因为中国画的精神乃至笔墨技巧、笔意、墨韵最终要靠自身的长期感悟、理解、休验才能掌握。

 

宋代陈郁有云 :“盖写其形,必传其神,传其神,必写其心”(《藏一话腴·论写心》),中国历代画家,所以有巨大成就者,皆能放下一切世俗的妄念焕发其“心”的本性,才能获得“静观皆自得”的灵气。面对纷繁喧器不断追逐的画坛,李翔表现出一种少有的冷静与沉着,从“师古人”到“师造化”乃至“师吾心”,说起来简单而又趣味盎然,实则是一条苦难而又艰涩的无尽之路,军旅画家李翔正用心在这条道路上进行着艰辛的跋涉,并努力创造着更高、更新、更美的艺术境界。  

标签:

copyright 2010-2017 吾艺传媒 京公安网备110107000818号 京ICP备15014353号

网站运营团队:北京达容艺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